风高月黑(民间故事

  有一所小县城叫青松城,城北有一座青松山,青松山上最近挖掘出一个年代不明的古墓,县领导花了一大笔钱请知名专家来调查。专家们一番考察论证,雄心勃勃地得出一个结论:这古墓是曹操的!

  这么一来,青松山因此还真有了些看点,偶尔有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来此观看不明真相的曹操墓。

  林小凡是个导游,和男朋友陈允斌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还不够买一平方米的毛坯房。

  林小凡领着诺维斯基在古墓周围转悠着,背诵着县里统一写好的解说词。诺维斯基能说几句简单的中国话,林小凡能说几句简单的英语,故此,两人指手画脚外带嘴巴,双方基本上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傍晚时分,诺维斯基和林小凡下山,走到山脚下看见一处废弃的护林棚,棚里有床,床上还有说不清颜色的被单枕头。诺维斯基当即决定,晚上在这里睡,和大自然亲近一晚上。

  林小凡吓得一大跳,指手画脚地说,晚上山上没有人,你就不怕吊死鬼害死你,青松山可是有吊死鬼的传说呢。

  诺维斯基问什么是吊死鬼,林小凡又指手画脚地说了一番,诺维斯基哈哈大笑,说,那不是天使吗?她来了最好,我和她共度良宵。

  林小凡懒得管他了,反正一天的劳务费已经到手,诺维斯基是死是活和自己没关系。她和诺维斯基拜拜后,回到出租屋。

  陈允斌已经在屋里等她了,林小凡把诺维斯基的逗比行为说了一番,陈允斌问:“小凡,咱们来敲他一把。你去他那里,就说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那里,让他回宾馆。这个时候呢,我杀进去,吓他半死,把他的手机相机和钱包搞到手。”

  “你怎么吓他半死?”林小凡说,“那家伙壮得像头熊,把你吓半死还差不多。”

  夜深,人静,风高,月淡,林小凡和陈允斌偷偷摸摸地来到青松山山脚下,快到护林棚时,陈允斌停下脚步,林小凡来到护林棚前。

  屋里没回应,林小凡想,诺维斯基应该进入梦乡了。林小凡推门,在幽暗的蜡烛光里走近那张床。

  诺维斯基直挺挺地躺在脏兮兮的床上,身上盖着一条紫红色的绸缎寿衣,床头床尾床两侧,四个黑白相间的花圈安放在“遗体”周围。阴风从护林棚的缝隙里挤过来,蜡烛光一歪一倒的,整个屋里便被一种鬼魅的色彩涂抹着。

  就在这时,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诺维斯基忽然直挺挺地坐起来,又直挺挺地躺了下去。

  恐怖的事情还在继续,阴森的护林棚里,一只棕色的个头不大的小狗熊急吼吼地爬了进来,它迫不及待地扑到林小凡面前,当它看见林小凡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又看见床上还直挺挺地躺着一个长毛男尸体,小狗熊居然像人一样站了起来,迈开两条后腿转身就跑,刚跑到门前,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吊死鬼撞了过来,和站立的狗熊撞了个满怀。

  吊死鬼看见像人一样站立的狗熊,狗熊看见吊死鬼,两种生命都恐惧异常,各自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狗熊不是狗熊,是个男人,男人叫胡二毛。二毛外号狗熊,是个肥壮的男人,趴下去和小狗熊的体型差不多。二毛因地制宜,就在自己的长处上做文章,他买了一套狗熊的行头─装狗熊!

  二毛装狗熊都是选择在深夜的山中,总有一些旅行者不守纪律,玩到天黑才晚归,狗熊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没有谁不被吓死过去的,偶有例外,也是丢弃财物落荒而逃。

  就在刚才,二毛深夜蹲守寻找猎物时,居然看见一个女子往山上走,二毛狂喜,“呼哧呼哧”地尾随在后。

  现在各位都清楚这几个人的身份了,但有一点肯定不明白,诺维斯基怎么就死了呢?他被杀了吗?杀他的人为什么还给他送终?死了的诺维斯基又直挺挺地坐起来,是诈尸了吗?

  诺维斯基和林小凡分开后,在护林棚里转悠着,他特别满意这块地方,觉得在这里睡一觉,那就是洗一回天浴啊!但屋里没电,晚上得有光亮啊。于是,诺维斯基到山下的商场买蜡烛。

  诺维斯基转悠到一家寿衣店里,立刻被里面丰富多彩的商品震撼了。诺维斯基对中国的文化风俗一知半解,哪里知道寿衣店里这些商品的真正用途。他觉得一切都好,一切都美,他果断买了一套寿衣,四个花圈,几根蜡烛。

  寿衣店的老板看出诺维斯基不懂中国习俗,可为了做成买卖,不仅装糊涂不告诉他真相,还怂恿诺维斯基多买几套带回去给家人。诺维斯基照办,给远在美国的十几位亲戚朋友买了好几套寿衣。

  给亲戚朋友准备好礼物后,诺维斯基穿上寿衣,问老板是否合身。老板说:“合身,太合身了!就像为你定做的一样。够得!够得!伟锐够得!”

  诺维斯基跑了一整天,累了,睡得很沉,林小凡喊他时,他没听见。诺维斯基睡觉呢,动静大,时不时坐起来爬起来,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继续酣睡,他哪里知道他这一爱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林小凡为此被吓得昏死过去。

  好了,现在护林棚里有四种昏死的生命:一具穿丧服的尸体;一个昏死的美女;一头昏死的熊;一条昏死的吊死鬼。

  身穿紫红色绸缎寿衣的诺维斯基被尿憋醒,他迷迷糊糊地下了床,一脚踩在昏死过去的林小凡身上。他吓得大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平复狂跳的心,又看见门口躺着一头熊和一条吊死鬼,诺维斯基是外国人,不是外星人,这阵势他也受不了,他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打了110。

  诺维斯基的运气好,110还真打通了,诺维斯基指手画脚地要警察来救命。折腾了好半天,警察知道了地点,又知道喊救命的是外国人,外事无大小,很快,警察就赶来了。

  警察进屋时,首先看见的是一条吊死鬼和一头狗熊,接着看见—个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女人,最后看见的是一身丧服直挺挺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诺维斯基,警察小张小李从来没见过这阵势,也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