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泪长流

  人们可以丈量出山的高度和路的远近,而无法丈量出母爱的深沉。参加“讴歌伟大时代,艺术奉献人民——2012年全国优秀剧目展演”的大型现代戏剧莱芜梆子《儿行千里》,就上演了一出非常富有廉政教育意义的母爱故事。该剧催人泪下的剧情、苍凉浑厚的唱腔、生动真实的表演,让每一个看戏的观众沉浸其中,为精彩的表演鼓掌,为感人的剧情流泪,接受了深刻的精神洗礼。当我以及其他观众看到80岁白发苍苍母亲的跪借赎罪时,心灵不由受到震撼,情到深处热泪长流。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寓教于情、以情动人正是该剧的最大特点。

  以情动人体现在对母爱淋漓尽致的渲染上。在物质生活优裕的今天,忠子娘的母爱不仅是唐孟郊《游子吟》所歌颂的那种普遍担忧孩子衣食住行的爱,更是对儿子为官能否走正道的担心。这种朴实无华的母爱是教导孩子服务人民、报效国家不忘本的一种爱,包含着深沉的社会责任感,是一种超越自我的大爱,是一般母爱的升华。

  开头的唱词道出了忠子娘对孩子的企盼和告诫,表明了全剧的主旨:“咱若往那正道上走哇,儿行千里也担忧。咱若往那斜道上走哇,牵的娘心血流。”忠子娘生在乡间,朴实无华,乐于帮助邻里,还关心国事,讲究原则,拒绝李县长为其翻盖房子的“好意”。她的严格自律保持了中国老百姓纯朴可敬、最为本色的一面,是子女的表率。

  母爱无疆惊天地,人间大爱泣鬼神。忠子娘的母爱还体现在对孩子心灵的救赎上。她探监时对儿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他坦白交待。这时的唱词感天动地,表现了忠子娘矛盾激荡、痛苦万分的内心。羞愧万分的郑耀忠终于被母亲感动,答应原原本本地向党交待一切,争取宽大处理。爱恨交织、备受煎熬的心理表白造成了强烈的戏剧矛盾冲突和抒情效果,忠子娘的形象可爱、可敬,又让人感到怜悯同情,不能不揪动心灵、眼含热泪。

  以情动人体现在人物形象塑造的复杂多变上。整篇戏剧人物形象没有贴标签脸谱化,而是从复杂多变的心理和行动变化上凸显人性的复杂,具有典型性。忠子娘没有因为儿子贪赃枉法就划清界限、一刀两断,大义凛然地送儿子上刑场,或是托关系四处求告,而是从母子亲情的角度,出现了缠绵交织的复杂情怀:一方面直面现实,劝孩子坦白交待,自我减轻罪责。另一方面想到要与儿子生死离别,内心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万般难受,她不顾年老体迈,下跪借钱为儿子还赃赎罪,戏剧表演把一个母亲进退两难的痛苦心理展现得淋漓尽致。

  郑耀忠也没有因为是个贪官就写得坏到底,而是有个从好变坏再到心灵忏悔的过程。郑耀忠曾经是一个谨遵母训、廉洁奉公的好干部。然而一滴墨水往往会改变水的本色,他由于不能严于律己,致使酒后失德,陷入美色陷阱,开始接受贿赂请托,以权谋私,滑向犯罪深渊,受到严惩,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人间自有真情在,面对可能要家毁人亡的郑家,乡里群众可爱可敬,他们没有袖手旁观,躲得远远的,而是想到忠子娘对乡里人的种种好处,纷纷慷慨解囊,伸出援助之手,一起谱写了一出人间的大爱篇章,这感人的镜头正是对和谐社会的真诚呼唤。

  以情动人唱响了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主旋律。整台戏剧以丰富多彩、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和真挚感人、回肠荡气的剧情巧妙地传达了党的廉政方针,并通过母爱教育,把传统忠孝文化中的积极因素和当代“”的精神文明要求有机融合起来,富有警示性、教育性和创作艺术启发性,成为莱芜梆子一部里程碑式的优秀作品。

  郑耀忠的蜕变令人痛心,引人深思,为反腐倡廉提供了很多启示,有一条不可忽视:忠于职守、报效国家的大忠才是对父母的大孝,不忠即是不孝。郑耀忠因违法乱纪受到严惩使母亲的心在流血,是最大的不孝,教训异常深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